中共诸城市委、市政府指定发布平台 | 客户端

当前位置:首页

桂花香里的约定

孙晋芳

  小萝卜头,你好吗?写下这句话时,心里颤颤的。?
  我与小萝卜头只见过一面,时隔两年,他的一颦一笑、举手投足,经常浮现在脑海中。想他,成了一种不由自主的牵挂。?
  小萝卜头,真名刘一凡。之所以称他为“小萝卜头”,是因为第一眼看到他便觉得他像极了电影《在烈火中永生》(根据小说《红岩》改编)中的男孩小萝卜头。他大概八九岁光景,一颗大脑袋跟他的身量相比,显得过大。?
  那年初秋的早晨,我跟同事去五莲看中医。到时天刚蒙蒙亮,诊所前已有十几个人在排队等着了,几辆大大小小的车子像还在酣睡似的静静地卧在路边,那些房屋树木也还沉浸在美好的睡梦中。人们低声交谈着。?
  大约七点钟左右,从一辆黑色轿车里爬出一个小男孩来,睡眼惺忪的样子,一边慢腾腾地走,一边揉着眼睛和鼻头。一件浅褐色间有黄色条纹的衬衣,下摆塞在浅蓝色水洗牛仔裤里,头发像刚理过,很短,微黄。他半眯着眼睛走到一个高个子年轻女人前———这女人该是他的妈妈了———将妈妈的双手拽过他的肩头,作势要背起来。本来正轻声跟同事说笑着的女人脸色忽然一变,凝重起来,眼里装满忧郁和疑惑,双手摸着男孩的前胸说:“怎么这么热,发烧了?”犹疑的目光投向我们。我和同事也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前胸,温热,并没发烫的感觉。我们说大概是她的手太凉的缘故吧。女人再摸摸自己的额头,吐一口长气,脸色又轻松起来。不用问,这男孩也是来看中医的。他的脸黑里带黄,有着缺乏锻炼的病态。?
  快八点时,诊所开门了,小小的诊所里立刻忙碌起来。问诊的问诊,取药的取药,等候的等候。几张简易病床已被占满,许多人坐着凳子或排椅等,各地口音混杂。?
  不到四点就起床,又在外边等了一早晨,早已疲惫不堪。我躺在靠窗的一张床上,打量着就医的人们,在那些满脸沟壑纵横的芦花头中间,我显得太年轻,可是我的身体状况却自作主张地加入了他们的行列,我的心情灰了起来。我转过头,呆呆地望向窗外。那两棵法桐还很苍翠,有几片叶子已泛黄,有的绿叶上生出斑斑褐色。一株百日红,灰头土脸的枝头上还挑着几簇淡紫色的小花,像卸了妆容的新娘。花无百日红呀,我在心里低叹着。?
  “原来你在这里呀?”冷不丁,一个男孩的声音轻轻地在耳边响起,是小萝卜头。“怪不得我在外边没看见你。”他看着我继续说。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却好像我是他的老熟人似的。“你有病?”他继续看着我问,我点了点头。“你玩会游戏吧。”他将一个十六开课本大的手机放在床上,“这么大的手机呀!”我惊讶地说。“你真没见过?这是平板电脑。”他似乎有些不屑,有些得意。“玩游戏的?”“也能打电话。”他怕我不相信似的,伸手按键。“是你爸爸的?”“我爸爸给我买的。”他有些自豪,“我都玩够了,你玩会吧。”他打开一个游戏说。我心里对那个爸爸很不以为然,哪有给孩子买这个,让孩子玩游戏的。玩游戏上瘾,许多家长怕孩子玩游戏,防都来不及呢。“我不会玩。”我老老实实地说。“不会吧,你连游戏都不会玩?”他眼里明显地有着鄙夷之意。“你看我,就这样玩。”小巧的手指像一个个精灵似的在键盘上飞舞,他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,嘴也像在使劲似的一扯一动,还不时地笑一笑,也不时地看看我。一会之后,他停下飞动的手,指向我:“还不会?”见我摇头,他失望地叹了一口气,挠着头,皱着眉,无可奈何的样子,好像他面对的是一截枯木。?
  真是可爱!我笑了笑。?
  “我放歌你听吧。”他像忽然来了灵感似的,很高兴地说。《月亮之上》的旋律欢快地飘荡起来。我侧过脸去看歌词,他赶紧把电脑横过来推到我面前,便于我看。这小家伙,倒是很善解人意。大概听了三遍。他找出《小苹果》来,跟着唱了起来,边唱边动了起来,头摇晃着,胳膊甩着,屁股扭着,他没看屏幕,歌词却一点都没错。他的额头和鼻尖上沁出细密的汗来。孩子的快乐是多么的简单啊!他的快乐感染了我,烦恼早抛到了九霄云外。一曲结束后,我问他那些歌词是不是都认得,他说有的认得有的不认得,都背过了。?
  后来他提议来脑筋急转弯,我向来脑筋不会转弯,经常回答不上他的问题,或答得驴唇不对马嘴,都招来他肆无忌惮的大笑。那摇头晃脑的样子,可爱极了。?
  他爸爸———一个敦实精干的小个子男人,来叫他了。他拿起电脑刚要转身,想起什么似的,又放到我面前说:“你自己玩吧。”我让他拿走,省得耽了他爸爸用,他大概觉得我说得有道理,便拿着走了,快出门时回过头来说:“我还回来。”?
  过了不多久,他果然回来了,脸上有涂抹过的泪痕。“这么大了还掉金豆豆啊?”我笑着说。“我爸不给我电脑。”他答非所问,然后凑近我耳朵边小声说:“不是真哭,是抹的唾沫。”这小家伙,够狡猾的。这一招该是他屡试不爽的杀手锏了吧。?
  他又摆弄起电脑来。?
  忽然,一阵奇异的甜香扑面而来,一种我从来没有闻过的甜香。我凑到窗前,一边贪婪地深深地呼吸着,一边寻找着。“什么花,这么香?”“你连这也不知道?”他不相信似地望着我说,“是桂花。”又补充道:“我们家墙外就有两棵,一棵开黄花,一棵开红的,都这么粗了。”他用手比划着,我想那是很夸张的。这就是桂花香了?“八月桂花遍地开”,唱了多少年,却从未谋面;“丹桂飘香”,读了多少年,也只是个空洞的词语,总以为是南方特有,没想到在五莲竟然遇见了,真是奇迹。“我们那里没有这种树。”我陶醉在花香中,喃喃地说。“下次来,我给你带些来。我妈还会做桂花山药糕,等我妈做了,我也给你带来。”我伸出小拇指跟他拉了钩。?
  沉默了一会,他忽然说:“我也上学了。”我笑了笑,他这年龄,当然该上学了,问他上几年级了,他说一年级。我问他几岁了,上了几年幼儿园,他说八岁了,没上过幼儿园。他看我望着他,就解释似地说:“我妈说我有病,没让我上幼儿园,就一个人在家里玩。”?
  人吃五谷杂粮,生病在所难免。我没有多问。?
  他说他们的学校很大,有个大篮球场,还有个大操场,有很多小朋友……他说他喜欢上学。?
  快近中午时,他跑进来,摇着手跟我们说“拜拜”。望着小萝卜头跑出去的身影,同事若有所思。她说这个男孩患有先天性肾脏功能不足,家里的钱都花在他身上了,专家都说没指望了,父母决定放弃了,他妈妈是来找医生调理着准备生二胎的。?
  我的心情又一下子沉重起来。?
  都说上天是公平的,可是,对小萝卜头,又是多么不公平!?
  生命若尘,生命又有着太多的变数。因为那些无法预计的变数,才让人们感到生命是多么的可贵。不管天上掉下的是什么,对于我们,所能做的,便是好好珍惜所拥有的一切。?
  窗外,一阵风过,有两片黄叶飘落下来。生命,多像法桐树上的叶子。?
  现在,又是一年金秋将至,小萝卜头家的桂花树快开花了吧?小萝卜头,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??
  今天周末,楼下孩子们玩得热火朝天。小萝卜头,你是不是也在门口的桂花树下唱着“小苹果”玩耍呢??
  待到金风送爽、桂花飘香时,小萝卜头,我们能否再相见??
  (作者系市作协会员)


中国诸城
主管:中共诸城市委、诸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: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承办: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
中国诸城 地址: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:262200 电话:0536-6075711 投稿邮箱:zc6073105@163.com
鲁ICP备12026069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