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诸城市委、市政府指定发布平台 | 客户端

当前位置:首页

父母的小菜园


刘景森

  周六回老家,见母亲正在忙着做腌糖醋蒜的准备工作,铰蒜苗、洗蒜头、扒蒜皮,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父亲也不闲着,一遍遍清洗着坛子。每年,父母都会在自家小菜园种上一畦红皮蒜,早熟的品种,这个季节成熟,蒜头大小适中,特别适合用来腌制。?
  前几年,见父母渐老,体力大不如前,担心他们受累,我和妹妹、弟弟曾极力劝阻他们不要继续种地,让他们闲下来享享清福,可一向固执的他们硬是不听劝告,说要保持农民的本性,只要能动弹,就不能撂下地里的营生,一是他们大半辈子也没习上打牌、下棋这些消遣时光的爱好,种点地也算解闷儿;二来呢,说是人闲着,身体更容易出毛病;再者,种点小麦,子女回家取袋面、拿几斤面条也方便。这大道理竟然讲得我们这些所谓的“读书人”一愣一愣的,只好由着他们的性子。直到现在,他们二老仍一如既往地,兴味盎然地理整着那一亩多麦地。?
  早几年,建设新农村,清理三大堆,家家户户在村子周围的老场院里分了点柴禾园,父母忙里偷闲,在家前的柴禾园空闲地上,开垦出一块约一分地的小菜园来,为防止鸡鸭祸害菜,在四周用树枝夹上障子,搞得板板整整儿,自此,父母又多了一份农家乐趣。?
  父亲除了打理北坡的那块麦地,把其余的时间主要花在小菜园里,母亲呢,照例在春天赊上十几只小鸡、五六只小鸭喂养,这样,她的子孙们就会有味道鲜美、营养丰富的笨鸡蛋可吃,父亲也会有不错的下酒菜肴———油汪汪的咸鸭蛋。其余的日子,母亲就同父亲一道打理小菜园,锄草,修整、浇水、采摘,忙碌中,日子倒也更显充实。说实话,侍弄庄稼、拨弄蔬菜,母亲比父亲更在行。父亲年轻时,主要靠给人家干木工活挣钱贴补家用,田间农活主要靠母亲操持。母亲要强,地里的庄稼不比别人家好就不服气,久而久之,积累了丰富的农业生产经验。我虽是生在农村、长在农村,但对农活的悟性极差,基本属于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”的级别,所以,小菜园里的活计,最多也是搭搭下手而已,何时种什么菜,种几个畦子的,基本是母亲负责打谱、父亲负责落实,我偶尔帮衬一下,分工明确,忙而不乱。?
  除了冬天,每个季节,菜园里都有应时的蔬菜。春天的菠菜、韭菜、茼蒿、莴苣;夏天的大蒜、黄瓜、茄子、扁豆(芸豆)、豆角;秋天的大白菜、萝卜、辣菜(芥菜)……有时在家和父亲絮叨,近几年,在城里的菜市场买菜总是提心吊胆,药残严重,吃着很不放心,据说菜农种韭菜时,为了药地蛆,竟用剧毒农药灌根,有的菜贩子还调侃城里人耐药性特强,很难药死。父亲虽不多言,但默记在心,种菜时尽量少用甚至不用化肥农药。听说用羊屎粪种菜肥力效果好,他就专门去养羊的五叔家推来好几小车,洒在地里。蔬菜生虫,尤其是蔬菜快成熟时绝不喷洒农药,有时回家竟见母亲戴着老花镜在菜地里捉虫子。?
  春天,割上一把头刀韭菜,炒上几个笨鸡蛋,抓上一把虾皮儿,倒点油,放点盐,搅拌调好馅,包顿水饺吃,那叫一个鲜。夏天,从架上随手摘下两根鲜黄瓜,用井拔凉水一冲洗,或直接生吃,或拍拍凉拌,总是透着一股新鲜的清香,那是一种城里人永远无法体验的享受。还有,母亲种的那两架扁豆,一直还用老品种,产量虽低,但炒起来易烂,有面儿,味道佳,尤其那扁豆种,咬一口,口齿留香,鲜美程度可与笨鸡蛋、小笨鸡齐名。“舒服不过躺着,好吃不过饺子”,秋天的大白菜便是包饺子的最好原料,在严寒的冬日,吃上一顿热乎乎的猪肉白菜炖粉条,既能驱寒又调动食欲,“诸肉猪肉香,百菜白菜好”,大白菜理所当然地也就是寻常百姓家餐桌上的保留菜品。拔完萝卜埋在窨子里,备年时可取出来蒸上几锅萝卜豆腐粉条素包,年味就更浓了。?
  自从父母种上小菜园,除了冬季,我极少在外边买菜,每次回家,返城时,母亲都会忙着去菜园里采摘各种蔬菜,分门别类地装好,放在我的后备箱里,再拾掇上满满一大兜刚刚蒸好的老面馒头,还有给妹妹的一份,也顺便捎带上,满满一后备箱,如同鬼子进村扫荡,那架势是唯恐子女们因上班忙而吃不上饭菜。?
  每次回家,我都抽空去小菜园望上一眼,面对满眼的郁郁葱葱,总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涌上心头。我知道,菜园虽小,却凝聚着父母厚重的爱。这不,要返城了,母亲从冰箱冷藏室里拿出一大捆蒜薹递给我,说是自己菜园的,回家用肥肉文火慢煮,焖烂了吃,味道极好。?
  车启动了,父亲又迈着蹒跚的步子急促地追上来,不厌其烦地嘱咐着:路上慢点儿开,到家来电话。车子渐行渐远,从后视镜中望去,父母却依然站在村口,久久不肯离去。?
  (作者单位:市实验初中)


中国诸城
主管:中共诸城市委、诸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: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承办: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
中国诸城 地址: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:262200 电话:0536-6075711 投稿邮箱:zc6073105@163.com
鲁ICP备12026069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