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诸城市委、市政府指定发布平台 | 客户端

当前位置:首页

小扇轻摇的时光

孙爱勋

  夏夜,屋子里闷热,且有蚊虫哼哼唧唧,惹人心烦。吃过晚饭,母亲就在炕前的空地上,点燃一根长长的火绳,青烟袅袅,在又小又窄的土坯房里飘散弥漫,蚊虫的哼唱渐渐弱了下去,直到消失在呛人的浓烟里。?
  母亲抱着蓑衣,铺在天井里的花架下。天井很干净,母亲已经扫过很多遍了,纤尘不染,泛着淡淡的白光。我仰躺在蓑衣上,眨巴着眼睛看天上的星星。此时,月亮也升起来了,盈盈而照,温柔若水。?
  没有风,热气缠绕着,连呼吸都热乎乎的,汗水滋滋地往外冒。母亲坐在我身边,轻轻摇着手里的芭蕉扇,从脸上到身上,一遍又一遍地摇过去,闷热的天气突然风凉了许多,汗水渐渐干净了,舒爽惬意。?
  虫鸣在天井四周此起彼伏地响着,清脆嘹亮,如溪水淙淙流过。丝瓜花开得灿烂,在静夜里飘逸着浓浓淡淡的花香。花架下,是斑斑驳驳的月光,朦朦胧胧,如醉眼迷离。母亲一边摇着扇子,一边给我讲故事,母亲的声音很甜很美,在这甜美的声音里,我渐渐进入梦乡。?
  睡在母亲身边,我的心放松得如水中柔柔的一株草,安详而宁静。?
  潮气渐渐重了,丝瓜花瓣上有湿漉漉的水意,空气似乎黏糊糊的,跟身上的汗水胶着地纠缠在一起。母亲轻轻抱起我,抱到屋内的火炕上。这时,房间很干净,既没有蚊虫肆虐,又没有烟气缭绕,满屋子都是安静与祥和。?
  母亲用手绢擦擦我鼻翼间的汗粒,然后又摇起芭蕉扇,一遍又一遍,摇去了燥热,摇来了凉爽。?
  母亲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,都要伸手摸摸我的脸颊上是否有汗粒,即使有很少的汗水冒出来,母亲也会摸过芭蕉扇,在我身上脸上一遍又一遍地摇。?
  无数个夜晚,母亲就是这样不知疲倦地摇着扇子,直摇到秋凉漫卷。?
  很多年后,这种小扇轻摇的时光,成为我最温馨最甜蜜的回忆。?
  有年夏天回家乡看望母亲,母亲坐在天井的花架下择菜。此时,暮色点点,落在花架下干干净净的地面上,空气凝在那儿,丝纹不动,母亲的汗水顺着花白的鬓角淌下来,我回屋里,从旮旯里找出了那把老旧的芭蕉扇,坐在小凳子上,一下又一下地帮母亲扇风,母亲却制止了我:“这样多累啊,搬电风扇出来吧。”母亲的声音虽然有点苍老,但依然很甜很美。?
  我想,母亲摇了那么长时间的扇子,想必手臂也是酸麻的,却从来没有说累呀。?
  这个夜晚,我想像婴儿一样偎在母亲身边,一边轻轻摇着那把老旧的芭蕉扇,一边跟母亲聊聊家常,灯火可亲,温馨幸福。?
  (作者地址:桃园生态经济发展区)


中国诸城
主管:中共诸城市委、诸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: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承办: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
中国诸城 地址: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:262200 电话:0536-6075711 投稿邮箱:zc6073105@163.com
鲁ICP备12026069号-3